两点钟又开始了乱想

漫无目的的玩游戏了到了夜里两点,然而躺下之后还不想睡,在床上乱想女友们,想起了第一个女友,好像从去年年底最后一次见到她以后,就在也没碰到过她。她当时生二胎,老二还不会走。又遇到了家中严重的家暴问题,她老公是学法律的,东北人,想霸占她的房子,她最后一次跟我说,是我在顺义的超市门口。已然我不记得当初去超市干嘛去了。也不记得最后我是怎么回家得了,更不记得我回的是哪里,有没有做过地铁,只记得那是一个晚上,天黑了,我在超市门口等她,她穿了一件粉色的双面绒大衣,体型硕胖,很显然是怀孕前后的富态。脸也胖的比较厉害,见到她之后,其实好像很紧张,并没说什么,就跟着她去超市采购她要用的生活用品,边看东西边聊天。这是10多年后的第一次见面,感觉她对自己要买的东西比较清楚,但却基本不看价格,其实见面之后,很少聊她家的事情了,现在也忘记了是叫她之前谈的她老公的事还是事后谈的,好像这块的记忆已经乱了。不过因为人比较多,我们并没有拥抱,我只是在帮她拿着她卖的东西,送她到了她自行车的地方。

其实我很难想象她在家收到了多少委屈,因为仅仅是怀孕和补充营养,她是不可能胖成那样的,应该足足有140斤,这应该是压力造成的。她还跟我说,老二是意外,但孩子不能不要,有了就必须要。我觉得这是一个错误观念,毕竟她口中描述的丈夫是一个要用东西杀了他的法律工作者。她还跟我说,因为要照顾两个孩子,她已经与社会脱节了,男人把家当做了客栈一样,有时候给钱,有时候不给钱,而她现在不可能工作。手机后来也处于坏了的状态。她想离婚,但男方又不让,后来她跟我说,如果她可能会死在这个男人手里,但我又能如何呢?后来我们在手机上还聊了几天,之后就突然消失了,再也没有回复,而我,完全不知道如何入手。可能时间已经10个月了,我不知道如何能联系得到她,也不知道联系到她后能做什么,更不知道会不会给她带来麻烦。

可以说,她是我正式确实关系,并交往的第一个女朋友,断断续续能有5年,那时候她在九江上学,我在北京工作,所以中间的关系也是断断续续,我送过几次站,她都表现的很幸福,在九江那边,以及她毕业后回北京,都交过不同的男朋友,记得那是她给我打过电话,说男朋友肠炎,要借钱,我没借给她。但后来有点后悔,我想,要万一是她大肚子了呢?后来她结婚,给过我一张她在可能是卧室的门口拍的单人照,应该是结婚前,印象中这张照片没有留下来。后来基本上我们就没有联系,都是处于留言的当时沟通。她告诉我,她的男朋友是玩游戏认识的,很爱她,一个人来了北京找她,她就把家里地址告诉了他。其实我听到这里,心里很难受。我觉得我这么正直的人,她以前都要防着我知道她家的位置,却会心疼一个游戏里认识的东北男人。觉得她傻,但又觉得是我的放弃和选择,给她带来了后来的结局,那个东北男人甚至无赖到把老爷子请到北京霸占房产,哎,在原本就狠东北男人的基础上,就更加的厌恶这帮东北男人了。

头脑像电影一样,过完一个人又过一个人,但好像我能回忆起来的人,都是我完全没有戒备心的人,仔细想想,还有一些人,但我一直都没确定她们是想玩,还是什么,不过更多被忽略的是结婚前认识或者结交的女友,甚至是喜欢的女友。有更多的是张敏,徐文婷,和小兰。

敏敏回忆更多的是她的几个场景的最后一面。文婷则回忆的事在拙政园时,以及从吕总的蟹塘回来的时候的场景。小兰则是穿着红色运动衫在家里走动,要出门时候的镜头。我不知道为什么会想到她们。或许这些人,都是在自我最轻松的时候交往的,更多轻松的去体验爱情和交往,或许我才刚刚长大。

用了一个小时回忆脑海中的细节,并记录了下来。或许以后就没有机会了。这四个人,也是我觉得最不让我放心的。只可惜,我还没有死,我的灵魂不能在你们身边守护者你们。

标签分类:想念
posted @ 2019-07-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