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中之重,以家庭为单位的自我隔离仿佛是空气传播的假象

夜间排查,白天找各企业老板谈话调查,很多基本社区单位的事,事业编的人也忙起来了(反正没看到政府的人),夜间排查,入户,摸底,但他们其实也是老百姓。传染病,我不紧张吗?紧张!怕死吗?我能比军医吗?他们都怕死,我作为一个老百姓能不怕吗?他们也怕,今天我tm想放松去看看灯,结果今天除了长安街有零星散散灯,还是长安街东使馆区这边,其它都一片漆黑,政府是在增加市民的紧张情绪吗?防控重要但人们紧张情绪的缓解更重要!不靠空气传播,赏灯放松还是应该有的!李X强的能力不行,倍经事伟的能力可能也强不到哪里去,不让市民放松,天天不出门,并非是解决问题的方法,再说,又不给配心理辅导师(社会医院的心理辅导师就算了,除了骗钱的能力,其它技能可能不如一个社会工作者。)。如果说,前线吃紧后方紧吃不好,那我问,前线吃紧后方崩塌是不是更惨?战时都会有歌舞团前线慰问,反而和平时期后方百姓的心里防线却成了不应该有的顾虑了,你回答没有,晚会一台接一台,晚会都有了,还不能开个灯吗?如果民众真的慌了,全面慌了的话,打砸抢等混乱发生了,又如何呢?开开灯,让北京市的灯光亮起来,给市民一些希望,一丝曙光,给前线的工作者、夜间排查一份心静的放松感,人心也就平静了很多。
标签分类:生活
posted @ 2020-01-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