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乔说->20周年

共 1 篇文章

网梯公司的20周年本应该在2019年已过完

我夫人有一次在吃饭的时候,跟我聊天说我是个预言家,我问她怎么讲?她说到,不管因为什么原因,你做了一个决定之后,这个决定都会导致一连串的原因支持米这个决定。随后举了几个例子。

我和夫人相识18年,很多事情都是一起经历的,甚至还包括在网梯一起工作的时期。她清楚我做的一些决定,可能当时是违背了周围人的自愿做出的。但是往往最后的结局,确定了这个决定的方向是正确的。可能原因并不相同,但产生的结果却是最终的结果。

可能太多太多的偶然,但也都是处于纠结之后的情况,因为世界上本就没有掐指一算,更没有神鬼天庭,但有时候产生的结果却让人惊讶,而最近这些年,更是结果吓人。

举几个例子,19年年底,挚友的高中同学梁同学来我家,我们畅聊了一个下午,且准备10几天后等北京到张家口的高铁通了,去张家口滑雪。当时聊的很热,这也是基于之前对计划的考虑,我问他你会滑雪吗?梁同学说不太会。虽然我心里也在打鼓,后来还是决定不去了。就在决定后的几天,张家口连续地震了几次。

转年春节前夕,我给他打电话,想托关系春节期间去南方几个地方玩,因为路程不确定,所以也只能由他来处理即时的车票问题和卧铺的安排,计划是走到哪里下车要到哪里,周期是6天,而作为大家庭,家里大哥往往会安排全家上下20多口子人聚餐吃饭。犹豫我对吃要求比较高,更多的时候不是看酒楼的等级,而是看厨师的手艺。这次又订了北京方庄的蜀香楼,而之前对于这家菜的评价是东西没特色,价格也不算低,没有兴趣的地方,且上一年说过换店,这次又是只有这里能订到餐为由预定了这里。在我这边,两个原因一起,便在家庭群说了关于我家不参加聚餐的提议,不过实际也没有安排最终出行的计划。时过不久,疫情问题公布,进入隔离阶段,也都禁止了各餐饮行业提供的年夜饭内容。

类似这些的巧合非常多,这些通常都是让大多数人意料之外的,敏感的问题。而我这个奇怪的人却经常用反向思维和常理在分析事物。

今年的3月18日是北京网梯公司(我的老东家)20周年纪念日,而我是2001年6月1日入职的,如果我没记错的话,准确的说1999年张震开始了这个"实验室"的运作,2000年成立的公司。所以我更多的是以行动开始为起始日期,就如同百年牛栏山和百年红星酒业(建国庆典前期,才命名的红星,却成了百年,这无为是把前期的酒坊时期算进去了)一样的计算方式。

在2019年3月18日,我提前向张震提议了,应该大办一下买一个大蛋糕。张震的意思是按照营业执照的来计算。原则上是没有错的,但我却感觉略有失落。就如同建党和建国需要区分清一样。但我却对张震说的略有遗憾,还将这个事情告诉了我的夫人。

2020年的3月,北京还在处于全面封闭状态,且不处于复工的状态,进北京的外地人也非常少,且必须隔离14天,而有部分企业已经启动了远程办公的模式,我想网梯的部分员工也不例外,因为在那天,我看到了网梯公众号的贺文。而当时,全国依然沉浸在人数暴增,人心惶惶的时期,我想连张震本人、韩珍丽(这名字仅仅与我母亲差一个字,真的是想忘都难)和2002年加入网梯的陈健兴奋值也都不会太高吧?或许,这个伟大的项目成立初期,就应该开始计算时间,而证书只是一个合法的备忘录而已。

很多事情我与别人不同的是,我喜欢提前考虑而且是提前考虑最坏的后果并且预防,这也常常被人说成我很消极,不乐观。但又有多少人知道,我崇拜的就是消防员,我在网梯的时候又无数次救火,只是当年的我,更多时候是在做。和现在人过于表现自己,有点成就加以疯狂的渲染,热情洋溢的让全公司人都知道成了正反两种人。不过我不想作秀,做过的人都知道,成功绝非一时努力,前期工作也很重要。所以如果把奠基前的努力,例如规划分析准备都忽略,其实有时候看,反而更像是为了形式而作。我想我说到这里,如果韩珍丽看到了,又要暴跳如雷了。但换个思路,就像1949年10.1一样,为建立新中国而牺牲的人,不算中华人民共和国的人吗?原则上确实不算,只能是为新中国的建立而牺牲的旧社会人民,听起来非常难听对吧?难道这不是最真实的事实嘛?但是又何苦呢?承认他们就是中华人民共和国的人,能死吗?这个错又能有多大呢?历史和社会学家会为一个名头这么不懂事死较真吗?如果较真算,那些人都是在中华民国时期闹事的人,反政府的人,起义被抓的乱党,这样说就好听了吗?历史是胜利者改写的,这句话大家都知道,注意看这里有个字,就是"改",完全的无脑的准确描述历史事实是历史观文物观,绝非现代人的社会价值观。

共 1 篇文章
乔说 - 社会生活,商业乐趣。让我们的活得明明白白。 本站内容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构成投资建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