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乔说->保安对骂

共 1 篇文章

疫情期间面对公权力没有对与错?我承认我先辱骂了保安,我错了

本文为真实原创文章,且已经在北京市丰台区方庄派出所报案核实。

本文较长,建议使用讯飞有声阅读。


一线人员是拥有公权力的,是神圣且不可侵犯的、值得尊敬的,但其实就像公务员一样,很多想去一线执勤的人却没有被允许,其中就有我。


在丰台区方庄街道所指导的16个居委会中,由于居委会办证时间是工作时间,且必须前往居委会办理,所以我一直没有办理出入证,每次进入小区都是登记进入,这个小区是我的父母家,二老六旬有余,看护这一位80多岁的老人,一个7岁的孩童和一条已经养了12年的狗。由于疫情的主要易感对象是老人和孩子,所以从1月20日起,我与夫人会经常去超市买菜后,给他们送至小区外门口交接,由于疫情时间太长,已经不是简单的凑活些日子了,所以家里情况也有所调整,而就在前几天,宠物也因为长期没有剪指甲,指甲反转也已经扎入肉垫,流浓发炎,而老人又无法给它处理,过多的生活困难致使我两边跑的次数增加。为了避免检查登记和每小时8元(一天192元)的高昂停车费,在老旧小区中,这也不算低的。且没有车位,甚至很难找到能停车的夹缝,基本上我们也都是吃个饭就走,不敢久留。


由于身边的朋友有在一线执勤的,也有在疫情高发期排查的,还有在各大医院的,在1月22日,和后期阶段,我也向我微信中的好友提出介绍我参加一线战斗,但在医院工作的朋友跟我说,等他们都倒下了,可能会轮上我,让我加上抵抗力。所以我也在微信内发布了终极通告,任何发布扰乱社会恐慌性质内容的好友都将删除,不管你是什么总,什么师,因为你们根本没有看到一线基层的人在恐慌中值班,在为了人民的生命安全而给自己打气泄压的情景,他们不怕吗?有的不怕,但多数人应该还是有胆怯心里的,因为这是与未知的病毒在战斗,就像航天英雄杨利伟一样,你可能也想去宇宙,但如果告诉你,首飞你很可能回不来了,你还敢吗?这有可能是一种送死的行为,而这就造就了一些上班中给自己鼓气,私下里陌陌泄压的人,虽然这本就是他们的本职工作,与杨利伟有所不同,但至少他们依然选择了去做!这就是董存瑞精神! 


从感染人数和来源看,内部扩张传染的病毒防护基本已经告一段了,而开始防御输入型病例了,我们基本上也开始放松了警惕,因为我们相信,在病毒不进行传染源变种和发病的前提下,各海关港口码头机场的一线英雄们,并没有放松警惕,因为现在的这才是防御重点。


疫情让我们开始有所放松的同时,被憋在家里的人们,紧张工作的人们就开始逐渐的释放了情绪。


在3月10-12日的这些天,我的情绪也有一些无法控制,我向大家公开认错,同时向方庄地区一线的安保道歉。我也是人,请原谅我做错的事情。


事情的经过是这样的,我家的狗也是一条英雄犬,前些年是它最先发现煤气漏气,挽救了我们一家人的性命,而且也避免了一场由于煤气泄露而引发的灾难。这次为了给它治病,我3月10日联系了几个朋友,但都因为诊所没有开而放弃,随后把它从方庄接走,回到自己住的地方去给它治疗,3月12日晚上,我将它送回方庄,由于第二天要开会,我便打算住在母亲家,同时次日起来也可以看看80多岁的外婆。


晚上10点50,夫人开车将我和英雄狗送至方庄后,便按计划回反,由于之前的职业习惯,我依然手机启动了手机录新功能,而这次却出了问题。


在进入小区大门时,我主动伸出手臂测温,并告知保安"无证登记吧",保安归街道办事处雇佣及安排,此保安认识我的父亲,因为我的父亲曾在几天前提醒正在岗瞌睡的他,应该严格检查出入证和体温,而不要在岗瞌睡时,因为我父亲的提醒,他还曾骂过我的父亲,其脏话内容类似于“管你鸡巴蛋,你愿意到哪里告到哪里告”。同时他也知道我经常把车停在院门口,等父亲下楼,给父亲送菜和补给,同时也搬过家具。在这次登记之后,姓名和手机号都输入完了,他在访客一栏中做了勾选,看其登记簿中,全是访客,我说,我是户主,户主和访客分不清吗?我回我妈这里,难道算是访客(串门)吗?可能由于一天的紧张情绪让我这个一直保持冷静思考的人也开始了放肆了,法律知识和冷静处事的原则都抛在了脑后,质问他为什么没有如实填写?而对于这个小区保安来说他们可能对登记簿的内容并不细看,而只是例行检查出入证和登记姓名与电话。(而在与我同时进去小区的一个人,却只测温没有检查出入证,我以为或许是脸熟就不用出入证了吧?可能和我们的商品房小区检查证件必须与照片对应的规矩不一样呢?),


.

.



但我依然质问了他为什么不检查那人,同时我也在问他"你回你妈家看你妈,算是访客吗?",当时我的脑子里再想,人心都是肉长的,不认什么人,也不应该不认妈,就算老婆再亲,也不应该忘了妈,回娘家是访客,这种说法我想他应该不会这么说。但让我愣了,他却回答了是访客。这确实当时让我有点懵,我当时也是对他的答案冲昏了头脑,我不确定除了北京人以外,回娘家是不是都属于访客儿。我告诉他,我在这长大的,我也是访客吗?放回家成为访客的定义在我脑海里旋转了一会之后,我差点以为这是真的,我意识到不对啊,我随口骂了他一句,你tm还不如一条狗!随后也不想再和这种人民心中的英雄理论了,你也登记完了,测完了,我也真的是不想再看到你了,随后转身进院。走过车闸,我又自己嘟囔了一声,你tm还不如一条狗。随后听到保安朝着我这边骂了一句"你狗娘养的!"。这一句真的把我骂火了,带个脏字骂我我都可以理解,毕竟我也带了脏字,甚至还侮辱了你神圣的一线岗位,但你这句脏话,连我父母都算上了,而且我做为配合登记和测温的小区居民,你乱登记,我说了你两句,你还不认你父母了,骂了你两句"你tm连狗都不如",然后你就打击报复上了?连我父母都开始骂了吗?脾气再好的人,再有主观控制力的人,都会有冲动的时候,我也是人方式我都有想上去抽他的心,不过打人是犯法的,在疫情期间打拥有公权力的保安更是罪加三等,忍住了拿起手机拨打了110。


在控制住情绪的同时,接电民警一直安抚我不要动手,这一辈子我只打过一次架,血气方刚的年龄也早已经过去,这时这位保安把他的媳妇和其他人都叫出来了,也喊着打110报警,耍出一副无赖的样子,片警再次来电,依然是安抚我的情绪,让我别有肢体冲突,而当时我只是觉得,如果我打了他,就不是在推动治安的稳定了,这是我不希望看到的更违背了我的初衷。慢慢的发现自己也冷静下来了,方庄派出所出警速度非标快,印象中出警警察两杠三花应该是一级警督,说话有水平,懂理懂法,北京人讲的是理,很让我信服,保安及家属都在一旁,对于骂我狗娘养的没有一点道歉的意思,是的,其实是我错了,我没有站在他的角度来考虑他去他娘家的角色,我只考虑了我做为人性的一面,却疏忽了别人特殊的情况和认知,同时也疏忽了还有家人女眷在防疫帐篷内,说话没有留半点面子。


原本气消了的我,看着他这么正义凌然的站在那,我的怒火又栩栩而生,民警说你们没产生肢体冲突,就不算大事,这个话从法律上讲,我认可,但从他的服务角度讲,对工作的不认真和懈怠,点燃了我的怒火,你还骂我狗娘养的,我当时真的恨不得上去揍他一顿,不过再次被我控制了,我跟警督说还是把我们带走吧,派出所说吧,我想要一份调解书,已警示我以后不再冲动。出警民警听了我的话也是很无奈的把我带进了派出所。


过了片刻,办案民警出来了,询问了状况后,我给民警听了录音,录音中我存在的两句"你tm还不如条狗"仿佛惹怒了报案民警,民警带我进了审讯室后跟我说,让我交出手机。这是我第一次被下令交出手机,这也不是正常的流程,我问到,我需要见所长,并手尝试触碰他的肩章,他便说"别动我!要袭警?你信不信我以袭警的名义逮捕你!"。当时看着这名警察我想笑但又没笑出来,因为我知道,警察高危行业,不仅仅要24小时待命,还有生命和受伤的危险,这也是我一直拥护警民团结,遇事相信警察的原因。我是来感谢你们帮我抑制住了情绪,也浪费了你们的时间。不过毕竟行行业业都有风不正的人,也没什么不可能的事,毕竟不是没发生过,找个盲区碰个瓷给我个欲加之罪我可真受不起。但看这名警察,也知道他不会做出这个事,老警员,相对稳重,也知道这身制服的重量,而可能只是因为我反问了一句"您有父母吗?如果这个保安这样说您呢?"而气氛不已吧?是的警察的心理素质要比老百姓好很多,也具备公权力,警察更愿意配合抓捕,而对我这种浪费了他们时间的事情,报有我和他们的不值,也是正常的。这时候我要求其他警员打开执法记录仪。看到执法记录仪打开了,我也就把手机放在了一旁的桌子上,开始陈述事情经过,以及让办案民警再听一次录音。



可能是都处于职业病的因素,过了好一段时间才开始平静的谈话,民警清楚了事情的经过,也跟我说现在是疫情时期,辱骂一线工作者就是不对,是的,怎么说他是一线工作者。而我却没有当成这个一线工作者。


对于一线的工作者,不管是否认真工作排查疫情,他都算是被选上的一线工作者,就像被送上太空的英雄一样,随时可能被感染(这里不排除病毒在户外大气压下存活和传染的可能,因为英雄们都在露天环境)。而我则是那个没有被选上,还辱骂了是连狗都不如的人。在派出所反思自己的冲动行为时,我认识到了自己的错误,同时也感谢出警民警阻止了我的再冲动。同时办案民警也帮助我认识到了先骂人的问题。对于拥有公权力的保安,不管一线人员如何形式这种权利,作为百姓的我们是不应该骂他们的,就算我真的是狗娘养的,就算他没有按规范登记和审查,至少,对方没有先骂我。在最讲道理的这一层,我已经错了,而且错的心服口服。


在这里,我对所有受了委屈的一线英雄们说一声对不起,这声对不起不仅仅代表我,更是代表那些不理解一线的人


共 1 篇文章
乔说 - 社会生活,商业乐趣。 投稿:cj@sohu.com 本站内容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构成投资建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