值得人们深思的内容

中式快餐的挣钱之道

很多美食城都有大锅菜模式的中式快餐,一般十几元一份,几荤几素价格不等,有的时候店家会根据等待打饭的人体型和性别,加上自己的判断,给盛(cheng)不同量的菜饭,例如来了个大块头,就多一点菜和饭,如果来了位娇小女子,就会相应少很多。这种弹性的衡量标准随机性很大,而其实大锅菜模式已经延续到了很多定量份饭的企业之中了,相对应的,随机性盛取也变成了一刀切的压缩模式。


北京的某家肉饼和某老师的均属于中式快餐连锁门店,其中盖饭部分都是由一家快餐公司提供的,而产品是按份按袋计算的,相当于每份肉都是一样多的,像中国的方便面蔬菜包佐料包一样份量相同独立包装,在企业盈利的时候,例如每天人们吃饭的初、高峰期,会把同一款菜品的几人份倒一起,然后在跟路快餐模式盛菜。而这两家餐厅的运营方式基本相同,就是才用高峰期压缩营销模式,例如倒入锅内5袋菜品卖的时候可以卖8份以上(卖给8个人甚至更多),特别是在吃饭的点,可能卖的份数更多,所以,一般准点吃饭的人,很难吃到标准份的饭菜。克扣粮食的问题,不光出现在品牌餐厅中,还经常会出现在幼儿园和中小学的伙食中,由于中国的午餐和晚餐很少有标准盒饭形式的,多数也是大锅菜模式,所以按照一个班40人来准备伙食的话,而实际采购标准是30人时,就经常会出现全班大多数人说吃不饱的情况,经常会碰到校方说定量饮食,但只要有机会多和其它学校比比,就一目了然了

为什么现在发朋友圈的人少了?

1、微信只是个通讯录,而被“朋友”发事件在“朋友圈后”踩雷的人却很多。

例如多才艺主持人毕福剑,以及很多的被举报的官员,他们都分不清好友圈谁是人谁是鬼


2、秀美食秀甜蜜却容易暴露更多内容。

例如你占用工作时间在秀美食,秀游玩的时候,却被老板和客户看到你在潇洒。


3、秀恩爱的时候,被认出更多剧情。

例如国内某北京籍男演员送给女友的项链,被发到了社交平台上,而被认出原来他送给很多女孩这样的项链。

4、竞争对手撕逼的战场

曾经出现过某电商大佬在微信好友圈与科技产品大佬因为不同观点而撕逼。最后还被人把内容公布到了更多社交平台上。这也让这些大佬瞬间面子难看,显得智商堪忧。

5、更多的人建立了两个或者多个微信,

例如针对不同的人添加不同的微信,这样就算不做用户可看权限的区分,也可以相对安全的使用微信好友圈。你以为他很安静,而实际他依然活跃。

而根据统计,

csdn为我做广告的期限已经到了

而现在变更为了 红框里面的内容了。。。。


不一样的经营者不一样的顾客

事情要从消费者保护法说起,有一批人,是专业打假人,这批人原本没有什么错,依靠自己的知识从事维权的工作,净化社会虚假产品,位多渠道稍缓解的市场增加了一个安全的门槛,但后来有一批人,则是以敲诈的形式威胁经营者,其实一个巴掌拍不响,店家有没有错呢?店家其实卖假售假本来就错在先,如果不卖售假货、过期,或者以欺骗方式进行销售,又怎么可能让专业打假团队有机可乘呢?所以,很多新闻只播了关于打假者敲诈的事情,但却没有说为什么店方会卖假售假欺骗消费者的事情,这就有些断章取义了。

再举一个例子,北京有很多政策房小区,分散于回龙观、东坝和马驹桥和房山一带,这些房子刚建起来的时候,只有一些有眼光的小店老板敢在这些地方经营小卖部和小超市,他们起早贪黑的挣着辛苦钱,而同时住在周边的百姓,也因为有这么一个小店的存在,感觉到了比原本的空空荡荡,几公里至几十公里奔波买菜而感觉方便很多。这是一种相互依靠的关系,如果小店良心买卖,那小店的名声流传的就更快了,可谓是想做不大都很难。

在我学习优秀经营者习惯的时候,我发现大多数优秀经营者,都不是依靠政府成功的,而都是在解决一些“城市或者社会的痛点”,而这些“痛点”往往是政府愿意解决但又无能力去解决的,而经营者的运作也基本是靠着自身的宣传能力和榜样精神来做的。他们都很棒,而对于基于政府而做宣传的企业,例如物美集团等,不能说他们完全依靠后台力量在做事情,但不得不说,他们在触及到违法违规的问题上,有一定的豁免权。记得那是在前年的元旦期间,在草桥物美出现过一次价格虚标情况,当场营销人员就给了免单的补偿,但根据消法,这个事情被提到了12315的渠道,最后一个冒充丰台工商局价格管理办公室的人来电话了解情况,就再也无音讯了,查了一下相关电话,也并非丰台工商局,可想而知拥有海淀国资股份在内的物美集团,在当年是可以呼风唤雨,完全不把消法放在眼里的。而也正因为等等这些事情,现在的北京人民基本都认识到了这个问题,通过12315或者法院寻求法律维权是一个很困难的事情

« »

乔说 | 值得人们深思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