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梯公司的20周年本应该在2019年已过完

我夫人有一次在吃饭的时候,跟我聊天说我是个预言家,我问她怎么讲?她说到,不管因为什么原因,你做了一个决定之后,这个决定都会导致一连串的原因支持米这个决定。随后举了几个例子。

我和夫人相识18年,很多事情都是一起经历的,甚至还包括在网梯一起工作的时期。她清楚我做的一些决定,可能当时是违背了周围人的自愿做出的。但是往往最后的结局,确定了这个决定的方向是正确的。可能原因并不相同,但产生的结果却是最终的结果。

可能太多太多的偶然,但也都是处于纠结之后的情况,因为世界上本就没有掐指一算,更没有神鬼天庭,但有时候产生的结果却让人惊讶,而最近这些年,更是结果吓人。

举几个例子,19年年底,挚友的高中同学梁同学来我家,我们畅聊了一个下午,且准备10几天后等北京到张家口的高铁通了,去张家口滑雪。当时聊的很热,这也是基于之前对计划的考虑,我问他你会滑雪吗?梁同学说不太会。虽然我心里也在打鼓,后来还是决定不去了。就在决定后的几天,张家口连续地震了几次。

转年春节前夕,我给他打电话,想托关系春节期间去南方几个地方玩,因为路程不确定,所以也只能由他来处理即时的车票问题和卧铺的安排,计划是走到哪里下车要到哪里,周期是6天,而作为大家庭,家里大哥往往会安排全家上下20多口子人聚餐吃饭。犹豫我对吃要求比较高,更多的时候不是看酒楼的等级,而是看厨师的手艺。这次又订了北京方庄的蜀香楼,而之前对于这家菜的评价是东西没特色,价格也不算低,没有兴趣的地方,且上一年说过换店,这次又是只有这里能订到餐为由预定了这里。在我这边,两个原因一起,便在家庭群说了关于我家不参加聚餐的提议,不过实际也没有安排最终出行的计划。时过不久,疫情问题公布,进入隔离阶段,也都禁止了各餐饮行业提供的年夜饭内容。

类似这些的巧合非常多,这些通常都是让大多数人意料之外的,敏感的问题。而我这个奇怪的人却经常用反向思维和常理在分析事物。

今年的3月18日是北京网梯公司(我的老东家)20周年纪念日,而我是2001年6月1日入职的,如果我没记错的话,准确的说1999年张震开始了这个"实验室"的运作,2000年成立的公司。所以我更多的是以行动开始为起始日期,就如同百年牛栏山和百年红星酒业(建国庆典前期,才命名的红星,却成了百年,这无为是把前期的酒坊时期算进去了)一样的计算方式。

在2019年3月18日,我提前向张震提议了,应该大办一下买一个大蛋糕。张震的意思是按照营业执照的来计算。原则上是没有错的,但我却感觉略有失落。就如同建党和建国需要区分清一样。但我却对张震说的略有遗憾,还将这个事情告诉了我的夫人。

2020年的3月,北京还在处于全面封闭状态,且不处于复工的状态,进北京的外地人也非常少,且必须隔离14天,而有部分企业已经启动了远程办公的模式,我想网梯的部分员工也不例外,因为在那天,我看到了网梯公众号的贺文。而当时,全国依然沉浸在人数暴增,人心惶惶的时期,我想连张震本人、韩珍丽(这名字仅仅与我母亲差一个字,真的是想忘都难)和2002年加入网梯的陈健兴奋值也都不会太高吧?或许,这个伟大的项目成立初期,就应该开始计算时间,而证书只是一个合法的备忘录而已。

很多事情我与别人不同的是,我喜欢提前考虑而且是提前考虑最坏的后果并且预防,这也常常被人说成我很消极,不乐观。但又有多少人知道,我崇拜的就是消防员,我在网梯的时候又无数次救火,只是当年的我,更多时候是在做。和现在人过于表现自己,有点成就加以疯狂的渲染,热情洋溢的让全公司人都知道成了正反两种人。不过我不想作秀,做过的人都知道,成功绝非一时努力,前期工作也很重要。所以如果把奠基前的努力,例如规划分析准备都忽略,其实有时候看,反而更像是为了形式而作。我想我说到这里,如果韩珍丽看到了,又要暴跳如雷了。但换个思路,就像1949年10.1一样,为建立新中国而牺牲的人,不算中华人民共和国的人吗?原则上确实不算,只能是为新中国的建立而牺牲的旧社会人民,听起来非常难听对吧?难道这不是最真实的事实嘛?但是又何苦呢?承认他们就是中华人民共和国的人,能死吗?这个错又能有多大呢?历史和社会学家会为一个名头这么不懂事死较真吗?如果较真算,那些人都是在中华民国时期闹事的人,反政府的人,起义被抓的乱党,这样说就好听了吗?历史是胜利者改写的,这句话大家都知道,注意看这里有个字,就是"改",完全的无脑的准确描述历史事实是历史观文物观,绝非现代人的社会价值观。

看项目重要,看人更重要。

好项目非常多,很多人说没有好项目,我不信,但我相信这些好项目你做不来,做不好,所以你认为没有好项目。

有一些好项目,被创造者和路演者描述的极具商业前景和开发潜能,而这时候我们则应该考虑的是,一,有没有类似项目?有,为什么没做起来?没有,为什么会没有?难道只有路演者一个人想到了吗?有,且成熟,但做的人不多是为什么?这里会有很多的问题在这里摆。我相信你一定看过很多项目选拔电视节目,不管是CCTV,还是教学电视台,或者是综艺娱乐性节目的最强大脑等合作形式的项目选拔,都多多少少会涉及到一些关于嘉宾提问的环节,甚至还有一些嘉宾当场填写投资意向书和股份认购意向书。我们今天不回答以上自问自答的问题,因为今天我不是项目评审官,也不是投资人,而今天我们要分析项目创始者、路演者以及投资人的角色。

创始者,即项目创始人或创始团队,也可以是独立个体。是人,也可以不是人,而是一个团体,一个企业,一个兴趣小组。

创始者分为以下几类。

1.基于工作的积累或/和对兴趣及领域的了解,而想开发一种新模式新产品来推动领域和市场前进,我把他们定义为欲求创新者。

2.基于以上内容,想创造奇迹的人,想成为一个行业的新标杆,作为行业之父出现。我把他们定义为梦幻创新者。

3.基于以上内容,想加快成功的人,通过游说自己的项目或者别人的项目,推动项目前进的人,说客。

4.基于以上内容,给投资人画饼,展示长期利润,一边观察各方面动向做出准备停运散伙的准备,不会基于自己的坚强意志进行持续坚持,而这类人往往会忽略投资人的损失,怂包

5.继续以上内容,但并没有想改变和推动领域或者行业的发展,而是想快速致富而画饼的人,把项目资金通过合理合法的方式放在自己兜里,骗子。

当然还有很多类似于以项目救项目,以别人的项目来救自己项目的一类人,且一直在寻找双赢或者多赢项目的人,这类人的信仰是成事,相对来说方向是好的,但可持续发展也成问题。


iptable配置黑名单-内网访问封禁外部网址

iptables -I FORWARD -m iprange --src-range 192.168.0.100-192.168.0.149 -m string --string "baidu.com" --algo kmp -j DROP

iptables -I FORWARD -m iprange --src-range 192.168.0.100-192.168.0.149 -m string --string "baidu.com" --algo bm -j DROP

192.168.0.100至192.168.0.149,是指定IP范围

"baidu.com"需要禁止访问的网站

喜欢马屁精的人远远多于讨厌他们的

这是事实!

性格决定基因密码

争论是最不明智的行为,但看着朋友亲人错下去,就像放纵老人做他们喜欢的事情,而导致寿命严重缩短一样无知和可怕。而看到过太多的争论背后,都是无法挽回的悲剧。基因密码,可能很多人都懂,是权利和威慑力的原始力量,这也是在权利和服从之间存在的一种博弈的力量,它决定这你的后代的性别属性,这就是基因密码。

反常举动可以保护你

男女朋友之间,老夫老妻之间,儿女之间,经常会通过口头方式示爱示甜蜜。严格来说,这种行为是不理智的,不是人性本身的行为。行为是第一表达途径,说话也是一种行为,但通过说话表达出来的情感绝非真实,而应该重在行动。但其实很多人,或者大多数人并非这样理解,这也是因为大多数人看到了嘴好的人相对来说更容易得到利益。

很多人会在电话中或者结束通话前说“我爱你”、“亲爱的我会想你”等等这类暖性语言。当然,这种语言行为并没有错误,也并不反常,因为说关爱性的语言,是有助于促进相互关系的,但是对于突然间的冷言冷语,则可能因为不可理喻和情绪波动而挂掉电话,同时也无法或者不想去寻根问底找原因,而这种情况往往就会造成一些异常情况被疏忽,也无法把紧张信息以另外一种方式传达出去。当然剧情还有反转,稍后再说。

举个例子

假如你因为某些事情,被一些熟人或者不熟的人绑架了,而在一些特殊情况下,可能会考虑让你打电话给家人或者朋友索要赎金或者其他内容,例如拖延时间等等,而在拖延时间的问题上,你不可能表示出你在危险情况下,否则你可能会有一些身体或者生命危险(你或许以为这是电影或者电视剧中的剧情,但必须记住,作品来源于生活。),而这时后你要把你的紧张情绪和不自然的状态传达出去,避免身边对你不利的人发现,那么你可以对电话另一头的人标是格外的亲切,甚至可以把他当作你的女朋友或者同性恋来表示爱意,对于一项正经做事的你来说,对方会察觉你的正常,反常态的状态,从而给与更多思考。

当然也有另外一种情况,就是在确确实实的要安抚对方时,也会使用暖意话语。而在这种情况下,是顺其自然的,顺势周围环境的,那么在这种情景下,暖意话语是正常行为,而如果你在这个时候,却也如上面的例子,被行为管制或劫持,那么怎么传达信息呢?当然这时候就要先安抚,然后顺着歹徒意愿说,之后再说一个双方都知道的已故的人,让这个人去找你,例如请你吃饭,或者标是你爱这个已故之人,那么对方就很清楚你遇到了麻烦。


不要做零责任感的人

that is comfortable with zero-accountability ,零责任感很舒服。

是的,确实很舒服,猪养生活无忧无虑的生活。

但细看,对于土养猪老说,它们的父母都是对于牵带小猪,都是由一定责任的,深灰和人一样,会自责,会抑郁,会保护领土家园。

而做人,不能做零责任感的人。

乔说 - 社会生活,商业乐趣